2017年7月20日星期四

四川珙县原民办和代课教师60多人集体到县政府抗议(图)

作者    姚立法

 

昨天(718)上午9点多钟,四川省宜宾市珙县的原民办和代课教师黄秀玉、王家蓉和蔡琼厚等60多人,集体到该县县政府正门前,集体抗议他们得不到"老师生活补助费"等,同时抗议一些没教过书的假老师却能领到"老师生活补助费"。

昨天天气很热,黄秀玉等60多位老师,高举着写有"强烈要求珙县人民政府公平公正把那些假老师都领了的老师生活补助费补发给我们!"的横幅,集体站在珙县县政府正门前,他们手里还拿着小国旗和中共小党旗,不停呼喊"我们要见县委叶书记!我们要见徐县长!我们要养老!我们要吃饭!我们是依法维权!"等口号以及齐唱《团结就是力量》、《社会主义好》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歌曲维权,强烈要求发给他们"老师生活补助费"、解决养老保险问题和医疗保险问题。

据现场目击者向维权网信息员介绍,平常珙县县政府的第一道门是关着的,并有重兵保安把守。昨天上访维权的老师们集体到达第一道门时,门却是开的,老师见机迅速冲了进去。

上午10:30分开始,教师维权代表黄秀玉和蔡琼厚等5人,和当局派出的3人即县教育局局长邓怀建、中共珙县教育局党委委员张文华和县信访局周姓副局长,在县政府小会议室进行了谈判。谈判至下午2:30分结束。

教师维权代表提出的主要诉求是兑现"老师生活补助费"、解决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问题。

代表当局的邓怀建局长的答复是,解决问题要有一个过程,目前没有政策,有新政策了再说等。

据多位参与了昨天上访维权活动的老师对维权网信息员讲,珙县政府在以前登记民办和代课教师人数时,先统计数全县有2200多人,再次登记时,统计数却多了1000多人。并强调说这多的1000多人,几乎是没有教过一天书的人;2013年底以前,全县的原民办和代课教师男满60岁、女满55岁,即可领"老师生活补助费",标准是每月的钱数为460(基数)5元乘教龄,然而这项政策从2014年元月1日起,已享受的继续领取,可以开始享受的不执行了。而且老师们举报的那些假老师们照领不误。

昨天上午,警察和保安在抢夺老师们高举着的横幅时,和老师们发生了小的冲突。


 

江苏仪征市500多位原代课和幼儿教师集体到扬州市政府维权(图)

作者   姚立法

 

今天(717)上午8点多钟,江苏省扬州市下辖的仪征(县级)市的原民办和代课教师500多人,冒着近40度的高温,从50多公里外的仪征市的各乡镇赶到扬州市政府的大门前汇合,集体上访维权讨公道。

这些原代课和幼儿教师,教龄都在10年以上,他们是在2000年时,被一刀切辞退。

他们的主要诉求,就是要求依法解决养老保险问题。

他们集体冒着近40度的高温,站在扬州市政府正大门前,集体呼喊"还我青春!给我养老!我们要见市长!"等口号,以及合唱国歌等表达他们的诉求。

特警把他们推赶到正门两边。据一位现场目击者对维权网信息员讲,有便衣动手打了两位参与维权的老师。

当局接谈是从10:30分开始的,到中午1点钟结束。

参与谈判的教师维权代表由王国昌和周维金等6人组成。

当局派出的谈判代表由扬州和仪征两级教育局和信访局工作人员6人组成。

谈判没有结果。老师们准备不回仪征连夜维权。在仪征市的官员答复老师们回仪征解决问题后,老师才在晚上6:30分后回仪征。

据参与维权的老师们对维权网信息员讲,今天各乡镇"陪访"的人员不少。他们明天会集体再到仪征市政府去维权讨公道要答复。



 

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陕西省原民办和代课教师600余人再次集体到省信访局上访维权(图)

作者  姚立法

 

711上午,陕西省原民办和代课教师600余人,于8点多钟,汇合到该省信访局集体上访维权。

省信访局正门前的小广场上不准老师们聚集,特警用警界线围着。保安要求老师们进信访大厅。因上访维权的人太多,信访大厅内容纳不下,老师们不得不到信访局正门前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去,可是当天气温高达39度,这些上访的高龄的老师们为了维权讨公道,顾不上身体的安危了。据现场目击者向维权网信息员介绍,只要上访老师们在信访大厅和信访局正门前马路对面人行道之外的信访局附近聚集,特警就会立即在聚集上访人员的地方用扩音器高音播放公告等"驱赶"上访的老师们。

大约10点钟,五位教师维权谈判代表(宝鸡市的孙凤侠、榆林市的程芳英、延安市的纪先忠、西安市的刘荣鑫和渭南市的高秋芳)进到省信访局的信访接待室,同当局派出的三位(省教育厅人事处的权处长和省信访局的陈处长、庄处长两人共三人)接谈人员,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的谈判。

维权代表的主要诉求是,根据教育部1997年的32号和2011年的8号这两个文件,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1、对大专以上学历、有教师资格证的年轻教师择优聘用;

2、多途径转岗民办和代课教师;

3、按公办教师2013年的平均工资补偿被辞退教师;

4、按相对应的公办教师的工资的三分之二发给离岗教师退养费;

5、纳入社保办理事业单位标准的养老保险。

权处长的答复是,教育厅已上报了几套方案,省政府目前还没有审批下来。因省上管教育的省长临时调动,所以此项工作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据参加上访维权的延安市的一位教师讲,他们那里的原民办教师,男满60女满55岁才可以领教师教龄生活补助,标准是每月6元乘教龄。而且这还是多年集体上访才得来的。

陕西省原民办和代课教师11号的维权上访活动于下午近6点钟才结束。这次维权活动是今年以来陕西第三次大型集体维权活动。前两次是41214日到省信访局集体上访和614日在北京的全国被辞退教师的上访。

 

 

附件:陕西省民办和代课教师维权公告

 

陕西省民办和代课教师联谊会筹备委员会第一次(扩大)会议,于2017710日下午在西安关中客栈807号房间召开。

参加会议的有原省总代表以及全省各市县代表共19人。

会议上付升恩老师谈了这次维权的行动步骤与方案及今后维权工作的初步设想,随后进行了热烈讨论。在讨论过程中,代表们充分行使民主权利,畅所欲言,各抒己见,深入分析了我省和全国的维权形势和存在的问题。对于前面的工作既做了充分的肯定,又指出了失误、同时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期望。

通过讨论,会议达成了共识,民办和代课教师大团结统一维权,不分你我。

1、增补了领导班子成员并吸收了三位代课教师代表。他们是袁顺才、雷会礼、李平安、孙凤侠、王峰、程芳英、纪先中、陈彦华和刘荣鑫。

2、选出了五位谈判代表。孙凤侠、程芳英、纪先中、刘荣鑫、高秋芳。

3、制定了谈判方案及内容。由刘荣鑫主谈,其他代表做补充。

711号早上830分至9点,全省各地民办和代课教师冒着酷暑、炎热和高温陆续汇集到省政府信访大厅门口,大约有600多人。10点钟左右,可能由于高温的特殊情况,加之适逢李克强总理正在宝鸡、杨凌地区视察工作,这也给了政府一定的压力,所以,省信访局领导及工作人员一再要求所有上访教师进入信访大厅,以免中暑。然后,省信访局领导主动找我们代表谈话,但我们强烈要求官方谈判代表的级别要是副省长。若不是,我们不谈。这样形成了僵持。大约在11点时,省信访局副局长又找代表,说分管教育的省长由于前段时间调离造成目前空缺,不能前来(这也可能是推诿吧),因此,只来了省教育厅人事处权处长及省信访局的陈处长和庄处长三位领导。谈判进行了3个多小时。结果不理想,只是告诉了在近段时间内他们教育厅所做的大量工作,与省有关部门多次对接,商谈解决方案等。最终无一个明确的政策。但从谈话的内容中捕捉到了三个信息。

1614号至15号全国民代幼教师进京维权之后,国家教育部责成各省教育厅尽快上报解决方案。

22010年上报统计人员过多,解决统筹之事渺茫,只是提高补助,加点赔偿,但金额不大,最多不超过20元。

3、教师节前后给予民代幼教师一个"较满意的答复"。

当日下午4点多,由各谈判代表分别给上访教师解释了谈话内容及结果。就这样,大家激情而来,失落而回。

当日晚上,我们各市县的主要代表又召开了一次会议,通过商讨一致同意改变维权思路,另辟途径。将维护我们自己的权益改为维护中央文件的权威。给中纪委诉求地方政府将中央及国务院为解决民代幼教师问题的重要文件,视做一张废纸,断章取义,避重就轻,甚至公然篡改违规操作的不良行为。

各位同仁,维权之路漫长、艰辛、坎坷。目前,各级政府解决不了我们"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之事,一面继续推诿扯皮,另一面逼迫下级官员对我们的无奈之举即上访横加阻拦,人为地造成我们同一些为政者的尖锐对立,相互间缺乏信任,矛盾重重,形成大家不愿看到的局面。为此,我们必须人人参与,步调一致。尽管你不会冲锋陷阵,挺身而出,但在今后的大型维权活动中能将自己视为一个坚硬的石子,一动不动就行,人多力量大,劲往一处使,心到一处想,坚持不懈,奋力抗争,要有《红灯记》中小铁梅的精神。只有这样,我想,会感动上帝的,会见到曙光的。我们向政府要求的那点保障和尊严才不会落空。

 

2017712

 

渭南市合阳县维权代表梁金仓



发自网易邮箱大师

2017年7月12日星期三

黑龙江省原民代幼教师1000余人再次在省信访局上访维权(图)

作者   姚立法

 

710日上午9时许,来自黑龙江省各县市的被辞退民办教师、代课教师和幼儿园教师1000余人,集体在该省信访局上访维权。

上午1030分,民代幼教师代表韩亚杰和刘明仁等9人与省教育厅、人事厅、社保局和信访局的官方代表"谈判"。

民代幼教师的主要诉求是按照事业单位职工的标准为他们办理养老保险。

参与"谈判"的教育厅的一位副厅长回绝了老师们的要求。当局的答复是,若周边的辽宁和吉林省对被辞退民代幼教师的生活补贴高于黑龙江,黑龙江省是会考虑提高的。

"谈判"于上午1130分结束。

据黑龙江省被辞退民师对维权网信息员讲,昨天当局派出了不少警察、特警和保安到现场维持"秩序";昨天各县市派出了不少人到省信访局"截"民代幼教师回去。

因上访维权的民代幼教师们对"谈判"结果不服,他们没有离开省信访局。下午327分,集体站在省信访局门口的老师们,被保安往外推。在此过程中,肇东市的一位50多岁的刘姓女老师倒地,后被急救车运走。

黑龙江省被辞退民代幼教师,现在每月领到的生活补贴是10乘教龄。比如教龄有20年的教师,每月有200元的生活补贴。

昨天黑龙江省民代幼教师的上访维权活动于下午5点多钟结束。

 

 

附件:黑龙江省民代幼教师2017.7.10维权总结

 

此次维权,经全省64个市县代表研究决定发起的。参加维权的人数及政府接谈官员的级别和规模都与3.29相当,省信访局和教育厅的主要领导以及人社厅的领导等都参加了接谈。代表们依法依规依事实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证明了自己的论点,完全占据了谈判的话语权。最后政府除承诺在合适的时候调整10块外其它诉求一概否定。虽然谈判结果不令人满意,但是全省下岗教师维权的热情十分高涨。直至11号下午整个维权才正式结束。此次维权盛况空前是全省下岗教师突破层层限制团结一致的结果,是代表们认真沟通的结果,是共同命运使大家统一行动的结果。我们认为团结是基础,人数是关键,依法维权是底线。

本次维权是对彻底解决问题的一次助推,会在黑龙江维权史留下靓丽的一笔。

我们有理由相信人民政府一定会解决好我们的问题,正义只会迟到不能缺席!

 

201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