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星期二

陕西民代幼教师300多人到省教育厅上访维权(图)

作者   姚立法

 

今天(11月21日)上午9时30分许,陕西省原民办、代课和幼儿园教师陈彦华(汉中市)、高秋芳(渭南市)、任碧虹(延安市)和高登平(榆林市)等300余人,集体到该省教育厅上访维权讨公道。

教师们从上午近10时开始,集体呼喊"要待遇!要尊严!""见厅长!讨公道!""还我教师身份!"等口号,响亮的口号声一阵高过一阵,直到11时40分才停息下来,其间老师们还集体齐唱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和《社会主义好》等歌曲。

12时,教育厅派出了人事处处长李宁、信访办赵姓主任和人事处孙姓工作人员三人与教师维权代表陈彦华、高秋芳、任碧虹和高登平四人进行"谈判"。

"谈判"就在教育厅的信访大厅内进行。除四位维权教师"谈判"代表外的上访老师们,也在信访大厅"旁听""谈判",信访大厅没有容纳下的老师们就在信访大厅外"旁听"。"谈判"至下午3时结束。

陈彦华等四位老师,主要表达了以下内容。

1、此前我们民代幼教师多次集体到省教育厅上访过,我们要得到答复和结果。

2、建议省政府出台文件,参照云南省路良县对待民代幼教师的方案解决我们民代幼教师的遗留问题。

3、建议省政府出台文件,或参照北京平谷区对待民代幼教师的方案解决我们民代幼教师的遗留问题。

4、坚决反对继续用教龄补贴(即每月补贴等于10元X教龄)的办法打发我们民代幼教师。

李宁处长的口头答复主要是,6月份,参照北京平谷方案的预算送省上,上级说该政策关门了;之后,经省五大部门四次联席会议形成了一个报告,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几套方案,8月11号送省政府,现还没得到答复。

据今天"旁听"了"谈判"的老师向维权网信息员介绍,李宁处长等人态度很好,记录认真,答复把老师们的要求尽快向其上级汇报。

"谈判"代表陈彦华老师最后向李宁处长提出,我们要见厅长的要求不变,他何时方便有空,由你们决定安排。



 

2017年11月6日星期一

关于召开“第一届全国维权公民维权研讨会”情况报告及咨询报告

江西省公安厅

九江市公安局

永修县公安局:

        随着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不断深化,各类社会矛盾开始不断涌现,因此形成了一支庞大的维权访民群体。如此庞大访民群体的存在已严重影响到社会的和谐稳定,特别是一些地方有关部门采取各种手段压制访民依法维权,加上维权公民自身维权方式方法的问题,访民群体与政府之间的对立情绪越来越严重。维权公民群体已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也受到中央和高层领导的高度重视。

        不可否定这一群体的存在已严重影响到我们党和政府的形象。如何有效化解社会矛盾是对执政党执政和政府行政能力水平的严峻考验。显然,要化解这一矛盾,除了党和政府要做出努力外一一这当然是根本性的,广大维权公民也应该积极配合政府的工作,与政府进行良性互动,学会理性表达诉求、理性沟通协商,学习包容、妥协,特别是要坚持依法维权。

         为了教育引导广大维权公民依法开展维权活动,把握正确的方式方法,本人拟发起召开"公民维权研讨会议"。特此向政府公安机关报告,希望得到政府的理解和支持。并就有关问题向公安部门提出咨询。

        一、本次研讨会是由我个人发起组织的,参加会议的主要是全国各地的维权上访公民,并拟邀请有关法律界人士参加。除了在室内会场开会外,不安排任何维权活动,不进行任何室外活动。本次研讨会不属任何组织组织的活动,会议筹备工作小组也是我邀请的临时工作人员。请问我拟组织的这次活动是否合法?我个人认为我的动机目的完全是善意的,组织这种活动也是合法的,据我所知虽然国家法律还没有支持鼓励这种行为的规定,但也没有禁止性的规定。

        如果公安机关认为我的行为涉嫌违法,请及时(在本月25曰以前)告知我,并注明有关法律的明确规定。为了体现国家机关的权威及行政行为的严肃性,并使本咨询答复具有指导意义,建议由省公安厅以书面方式进行答复,除了答复我本人外最好采取适当方式将答复函向社会公开,以教育引导广大社会公民和规范公安机关的执法行为。

         二、如果本活动合理合法,恳请公安机关就活动中应注意的问题特别是涉及法律性问题给我们提出意见建议。

        我认为对本报告作出回应答复是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希望能得到及时回复。否则我有理由认为我的认识和行为是合理合法的。

 

                            报告人:熊隆飞

                                 2017.11.6

 

联系方式:

          永修县涂埠镇新城大道公安局内10-17号,手机:13979224277

 

附:

  

   "第一届全国维权公民维权研讨会"    

                   筹备工作公告

 

         为了争取政府对维权公民群体的关注和重视,为了广泛获得社会各界对公民维权活动的理解和支持,提高维权公民的维权能力和水平,切实保护维权公民的合法权利,推进国家司法进步和法制的发展,本人决定发起筹备召开"第一届全国维权公民维权研讨会"。现将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一、组织机构。1110日前成立筹备工作领导和工作小组,成员为3-5人,总负责人暂时由发起人熊隆飞担任。

         二、筹备工作小组工作任务:

        征求意见后研究决定会议的时间、地点、会议规模、议程、报名、财务管理等事项。会议时间暂定12月下旬,地点以方便筹备人员联系会议场所等工作和方便参会人员参会为选择原则,规模我个人建议控制在100人以内。

         三、暂定会议议题:

         1、交流维权成功经验,

         2、分析公民维权难的主要原因及维权面临的主要困难和挑战,

         3、探讨维权基本策略,

         4、探索具体维权方式方法。

         5、讨论成立公民维权组织的可行性途径。

         6、探索以个案推动司法改革的途径。

         四、接受报名:

          报名时间暂定11201210日,对象为维权公民或家属。具体报名事项和要求筹备小组另行通知。

         五、会议费用:

          参会人员个人交通、食宿费用自理。会议场地、服务、其它公共费用坚持从简节约原则,采取AA制分担,鼓励捐献赞助。具体事项另行通知。

       五、为了扩大会议影响,分享会议成果,会后将发布会议公报和有关资料文件。

       为了尽快开展筹备工作,组成筹备工作小组是当务之急,也是会议能否顺利召开的关键。在此诚邀和呼吁各微信群中愿意为大家无私奉献的维权人士尽快与我联系加入筹备工作小组。联系电话:13979224277,或直接微信我。

         

                           发起人:熊隆飞

                              2017.11.3



 

辽宁锦州幼师李继华在中共19大会议前后被控16天(图)

作者   姚立法

 

李继华老师,是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女儿河乡北汤村人。她今年50周岁,她在北汤村小学幼儿园工作了26年,她是1987年开始在北汤村小学幼儿园上班的。

2012年,北汤村小学合并到了其它学校,之后北汤村小学幼儿园被卖掉了。

幼儿园卖掉之前,没有人给李老师买"五险一金";幼儿园卖掉之后,没有人书面或口头告知她,也没有人给李老师补偿。李继华老师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失业了下岗了。

李老师从2012年失业之后就走上了上访维权讨公道之路。

据李老师小区的邻居讲,从1010日开始,以中共女儿河乡党委副书记陈慕昱为首的"稳控"专班24人,就开始了对她的控管。

24人分成两班,每班12人,每班工作12小时,早晚6时为交接班时间。

12人又分成三组,每组4人中有男有女,每组4人配一辆小车,其中有一位司机。

李老师居住在女儿河乡的铁合金小区,她的楼梯口两边各有一辆监控她的人坐的小车,楼梯口背面的阳台下也有一辆监控她的人坐的小车。

李老师要是有事需出门,那班人就会尾随跟踪。

当局对李继华老师的"稳控"在中共19大会议结束(25)当天深夜才结束。

据锦州市的一位民办教讲,在中共19大会议期间,锦州当局采用了多种方式"稳控"部分民代幼教师和其他上访维权人士,已知的"稳控"形式多样化,比如对有的人是白天12个小时监控,比如对有的人是一天打几遍电话查询,还比如对有的人是每天上门查看……

 

附件(以下文字为李继华老师发给姚立法的三条短信):

1、姚老师您好!我是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女儿河乡北汤村的李继华。每到北京开会,无论我是否上访,提前一周就有人看着我了。

我平常住铁和金小区,每到这个时候,政府的控访人员就会把车停在我家楼梯口、左右各一台,每个车上四人,还有一台停在前面阳台下面。

我家是三楼,就是想跳楼,也不能跳出政府的手掌心!每天只要我下楼,他们肯定有人跟着,最远不超过二十米,无论我走到哪都会在他们的视线里。

没有必须要做的事,我都不下楼。大家都知道小区的人们都很少认识,政府这么一看着,整栋楼的人都知道我这栋楼有个老师总上访,政府不想解决还怕国家开会前后去找他们,关键时刻总看着,就像看坏人似的!

现在会开完了也撤了,可是人们见我都会好奇地问问,为什么看着你?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问题没有解决!

 

2、我认为我十九大期间被控制,这个还是轻的!问题是我现在出行都是问题,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我去火车站或汽车站出示身份证人就会被扣住,去沈阳都不行,别说进京了!

我从20177月就开始了被人监控,我出行都是花高额路费打车才能出行!可怜我在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下,承受着本不应该承受的高额路费,可悲啊!

合理合法的权益被剥夺!在到省,进京上访时,我也曾提起身份证被拉黑的事,可是问题并没有解决!我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上访又无路,高额的打的费我又承受不起,我被监控何日才结束?更不知道我们民代幼教师的政策何时落实!难啊!

 

3、还有更愁人的,就是出行坐车。只要我出示身份证,到候车室口就被扣住了。就是说不出行了也不能自已离开,等着吧,地方派出所把我拉回所里,训戒后保证不去了才能回家!

那么想要讨回自己的待遇,就得打车,否则就出不去!这就是我的现状!

还有,只要政府得知老师们想上访,我家就是派出所和乡政府总敲门的对象,闹的四邻不安!他们可以说是连吓唬带哄,只要这次不去就好,就是不解决问题!


 

岳阳市李学文在中共19大会议前后被控制15天(图)

作者    姚立法

 

李学文的户籍地在湖南省临湘(县级)市南正街道办事处南华居委会,他生于1970年,今年47岁。

李学文是一位失地农民,靠做木工活维持生计。他父母双全,俩老居住在乡下;他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儿子12岁,因车祸后遗症在智障学校。

1014日上午,李学文被南正街道办事处和南华居委会的曾羲、王七伟、姚方和甘一军等多人控制,不准他到工地去做工,曾羲等人配有一辆宝马牌的车,专门用于控制李学文。

白天,曾羲等45人"陪"着李学文玩;夜晚,曾羲等45人"陪"着李学文在一间房里睡,这间"黑监狱"或称临时的"牢房",就在南正街道办事处办公大楼后院的一间办公室里。李学文和监控他的人一日三餐都在餐馆酒店。

1017日晚上21:10分,李学文给湖北的姚立法发了一条微信:临湘市南正街道办事处和南华居委会的人看管我好几天了,他们不让我出临湘范围,怕我进京。他们说等1030号后你想去哪就去哪里,他们有一辆专车为我服务。

1018日上午,李学文乘机逃脱监控,搭车到了40公里外的岳阳市区。用175元买了一张到北京的硬座车票。发车时间是夜晚8:19分。据李学文讲,他在过第二道安检时,被铁路警察控制,收走了他的身份证、车票和背包。很快李学文被转交到临湘方面的人的手里。

据李学文讲,他在岳阳火车站警卫室与控制他的人发生了争吵。临湘方面的人对他讲,你一买火车票,我们手机上就有了信息并把手机在他眼前晃。

据李学文讲,南正街道办事处办公大楼后院的那间"黑监狱"离他的家只有500多米远,他的父母、他的智障的儿子和其他亲人,并不知道他无缘无故失去自由15天……



 

济南市连续三届竞选县级“议员”的独立候选人孙文广先生在中共19大会议前后被控28天

作者   姚立法

 

中共19大的会期是1018日至25日。

山东大学83岁的退休教授、曾连续三届竞选县级人大代表的独立候选人、零八宪章的签名人孙文广先生,自930月开始便失去了自由。

实施控制孙文广先生的人员是济南市公安局的警察。据孙老师讲,参与警察总人数有10多人。

28天,孙文广先生一直被控制在济南市沥城区燕子山的燕子山庄。孙老师的微信号被封了,孙老师的手机也被警察收走了,孙老师无法与外界联系,孙老师的家人也不知道他人在哪里。

孙老师在被控期间,可以看书、看电视。孙老师换洗的衣服和要看的书等,由监控人员到孙家代取,孙老师的家人不能"探监"。

中共19大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即1027日,当局把孙文广老师"送"回到其家中。

据孙老师讲,虽然回到了家,但他的门外仍然有人。

 

孙文广先生简历

 

孙文广,男,19348月生,山东省荣成市人。孙文广教授,1957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曾任山东大学老教授协会副会长、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副主任和经济信息管理系主任。

 

  孙文广(1934年-),中国物理学家。山东大学退休教授,现居济南。 

 

  1934年出生于今山东省荣成市,父亲孙廷镛为国民党军官,早年参加海军,在广东保卫过孙中山。 

 

  1949年父亲与大哥孙文振(当过教师,并在国民党军政部工作过)去台湾。 

 

  1953年在上海粤东中学毕业后考入山东大学物理系。 

 

  1956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以后曾担任团支部书记。 

 

  1957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留校为任教,实际职务是管理厕所。 

 

  1960,"反右倾"运动中受到连续批判。后写信向中央申诉。 

 

  1964,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遭批判,本人写大字报反驳。 

 

  1966,"文革"开始即被抛出批斗、隔离,自己写大字报反击,并向党中央写信上告。 

 

  19671月释放回校,投入"文革",写了很多大字报,传单,编印"匕首"小报,发表观点,书写评论,曾参加学校一派群众组织,并到社会进行调查。 

 

  1968年在"清队"运动中遭抄家、批斗、游街、拷问攻击毛主席的"反革命罪行",关进"牛棚"七个月,离开"牛棚"后又继续写了很多大字报、传单。 

 

  1971年,"清查5·16"运动中被抄家、批斗、拷问,再次关进"牛棚"二十一个月。走出牛棚后,再写大字报、传单,并参加社会上一派群众组织。 

 

  197412月,被逮捕关进山东省看守所单人牢房三年半。 

 

  19763月,山东公安局提出起诉书,罪名是"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一贯坚持反动立场"、"发泄对社会主义的刻骨仇恨"、"到案后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建议从严惩处"。不久后即带上手拷,脚镣,抄走所有书写工具。 

 

  197611月,在"四人帮"遭逮捕后一个月开始,向党中央、人大常委会最高法院等写"上书"。揭批"极左",批评华国锋,批判毛泽东的错误,评论国事,提出政见。 

 

  19781月,被济南中级法院一审判处七年徒刑,罪名是"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捕后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当即表示判决非法,并提出上诉。 

 

  19786,山东高级法院驳回上诉,终审判决七年徒刑进入"济南劳改支队"(对外称山东生建摩托车厂),此后继续写上书,评论国家大事,总数达五十余万字。 

 

  198112月刑满,在劳改支队就业,与劳改犯在一起劳动。 

 

  198212,平反回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 

 

  1985年转入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后来相继担任副教授,教授,副系主任,及经济信息管理系主任,发表经济论文数十篇,主要是批判极左经济思想理论。 

 

  1988,通过竞选担任山东大学工会副主席(兼任),同年担任济南市政协委员,参加"中国民主建国会",后任省委委员、山东大学支部副主委。 

 

  19895,给党中央写公开信,支持学生爱国民主运动。 

 

  1993年第一次访问台湾,以后曾七次访台:二次参加管理教育研讨会,三次随山东大学学术访问团赴台。 

 

  2002年在香港出版《狱中上书中共中央》。 

 

  2004年在香港出版《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 

 

  2006年在香港出版《呼唤自由》,已在境外发文百余篇。 

 

  200711月,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济南市历城区人大代表选举,在校方和当局的阻挠下未能当选。 



 

宁德市访民陆惠平在中共19大会议期间被关“黑监狱”11天(图)

作者   姚立法

 

1015日上午11时许,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洪口乡的陆惠平、陪其母亲黄志球在福州省立医院看病时,被屏南县公安局副局长黄志约带领的五、六个警察抢走手机等随身物品,并绑架上车,由两辆车押送(车牌号闽J1273,闽J039kc)。车到屏南县城后,黄志约特地把陆慧平"押"到城关派出所隔壁交警中队的一处装饰十分豪华的"警察之家"的地方,陆慧平见到了特地"等候"她的的县公安局局长黄文挺。陆惠平问黄局长为何要抓她,并要求立即放人。黄局长说,"我不需要给你任何书面的手续,现在是不可能放你回家的!你必须给我去仙山牧场好好呆着。"陆惠平说,"你是公安局长,我没有犯法!你这是知法犯法,是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

据陆慧平讲,黄局长还对她说,"就是要这样对你!你是19大会议期间国家级的维稳对象。你要是跑到北京去了,我的乌纱帽就要掉了。"之后命令将陆惠平关到屏南县非常偏僻的路下镇的"仙山牧场",由县公安局副局长张长波、刑警队长郑斌等十个警察,还有县政府干部吴碧珍、张德珠、陈秀梅、吴瑞英和周修清等十多人,加上宁德市增派的武警十人,共三十多人轮流24小时看守,关押时间11天,至中共19大会议结束的25日下午才被"送"回家。

据陆慧平讲,她的母亲黄志球在被暴力绑架时,因受惊吓,致其血压升高到190。黄志球被绑架到屏南后黄文挺原本打算将黄志球和陆惠平一同关到仙山牧场的,因黄志球强烈反对后,黄文挺才改变决定派了七、八个民警将黄志球"送"到福安医院,由民警及政府的八、九个人24小时轮班看守,这些看守人员在中共19大会议结束的第二天撤退。

还据陆惠平讲,她的父亲陆宗并、弟弟、弟媳家门口每天停了两、三辆小车以及摩托车,由屏南县公安局人员、政府人员、还有社会无业人员公二、三十人轮班看守和跟踪,一直到中共19大会议结束的25日才撤走。



 

曾自荐做国家主席的朱菊如在19大期间被控14天(图)

作者    姚立法

朱菊如,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人。他在2010年曾毛遂自荐做国家主席。

本月5日下午3时许,借住在江西省丰城(县级)市伯父家的朱菊如,接到其母亲的电话,说是当天新余政府有人找他,不知何事。为免其母亲担心,朱菊如及时赶回了渝水区。

3个多小时后,朱菊如向不少朋友发出以下短信,"经交涉,新余政府来人已离开,目的是来劝我这段时间不要去北京,我严词拒绝。"

据朱菊如回忆,当天和他见面的人有6个,新余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熊支华,中共新余市工信委书记汪爱民及彭姓主任,新余市渝水区北湖路派出所胡姓所长,还有两人他不认识也不知其姓名。

1012日上午,朱菊如买好了13日去北京的火车票。因为朱菊如没有经济来源,就向其大哥、二妹借钱。他的大哥、二妹和二妹夫12日特地到丰城送钱给他,并在丰城同吃午饭送行。

12日下午230分左右,朱菊如去银行存钱到卡上,他走到丰城二中校门口时,被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绑架上车。在车上"绑匪"立即把朱菊如的手机、身份证、车票和钱全部收去。车在路上一路狂奔,下午330分左右,到达新余市与分宜县交界处的瑞丰农庄。

在瑞丰农庄,每天有多人看守着朱菊如。据朱菊如讲,当局本次对他软禁,由新余市工信委和新余市渝水区城北街道办事处两个部门共同组成。工信委的人都是新面孔,不认识,听他们交淡一个姓付一个姓廖,另二人不知姓名,城北街道办事处则由张姓主任和林锋二人一直值班。

同时每天都另有当局的人前往瑞丰农庄,有时多达十七、八人。

1025日下午,看守朱菊如的那班人通知他收捨东西,后由中共新余市工信委汪爱民书记和一彭姓主任送朱菊如到丰城县其借住地。



 

湖北老兵邹贤祥在中共19大会议期间被关黑“监狱”七天

1019日上午,户籍或居住地在武汉市的邹贤祥、余静、刘德香、李喜姣、胡翠兰、夏幼华、秦生富、许静静、王华和肖明等一行11人,于早上8点钟坐上汉口开往孝感市的长途客车。目的是到孝感市金卉庄园去旅游。约一小时后,邹贤祥等11人乘坐的客车,在武汉市东西湖区走马岭村附近被拦截。

先是有关部门电话通知客车司机马上停车调头,所有乘客禁止下车、原地等候。紧接着是交警、治安警带领警校的学生共近30(乘两辆中巴警车和一辆小警车)包围邹贤祥等11人所乘的客车。接着把邹贤祥等11人"押"送到东西湖区舵落口检查站集中加以看管。

之后是余静等10人户籍地街道办事处的政府工作人员把他们分别"接"走。

期间、邹贤祥等11人与武汉市汉正街、华荣和汉中等街道办事处截访的人员在检查站内发生了争吵。

邹贤祥的户籍地在湖北省仙桃市,到晚上8点钟无人"接"他,又不准他离开检查站。

邹贤祥多次拨打12345市长专线救援但没人理会。到了晚上9点多钟,邹贤祥等来的是三名黑社会人员。三人自称是洪山街道办事处要他们来"接"邹贤祥的。

不一会,三人把邹贤祥强押上了一辆面包车。在车上邹的手机等被强行收走。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一个山上。由另外四人强行把邹贤祥押上了洪山区花山街道办事处境内很偏僻的一处"花山山庄"的二楼。据邹贤祥讲,四个人对他就是几脚,要邹换上他们为他准备的衣服,并约法三章,不准说话,晚上9点睡觉早上7点起床,中午睡两小时,其它时间座在床上不准动。据邹贤祥讲,在此时期他被这帮人多次打骂威胁,邹还被那四个人将其四肢捆在床上,弄得邹贤祥生不如死。在邹贤祥两天没吃饭身体很不好的情况下,1025日上午10点左右,那班人用一辆小车装上邹贤祥开了近一个小时,当车停下后邹贤祥跳车,后拦了一辆小车大喊救命并拨打110报警,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班控制邹贤祥的人开车跑了。

洪山区关南派出所把邹贤祥弄到所里,作了笔录并调看了监控,找到了车牌号等,但不给邹贤祥报案回执,叫邹去洪山事发地去报案。但洪山派出所也不同意立案,邹贤祥多次拨打11012345市长专线要求立案和给回执,也没有结果。



 

2017年9月29日星期五

桂林市民办和代课教师维权代表20多人到该市教育局上访(图)

作者   姚立法

 

92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被辞退的原民办和代课教师维权代表潘积康等20多人,集体到该市教育局上访维权。

因为918日,广西壮族自治区200多位(其中60多位为桂林市的)被辞退原民办和代课教师,到该自治区教育厅上访时,潘积康老师得到的教育厅桂教信访转字[2017]016号——信访事项转送单上写着,"桂林市教育局:桂林市潘积康等人上访反映原民办代课教师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问题,请按照《信访条例》的有关规定,予以处理。"

据参与了昨天上访的维权老师代表对维权网信息员介绍,虽然我们知道到市教育局上访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但我们还是要争取当局解决我们的问题。

昨天上午11点钟,桂林市教育局局长查军才等3人,接待了桂林市的全州、兴安、灵川、荔浦、永福5县和临桂区的民办和代课教师维权代表潘积康等20多人。

潘积康老师等维权代表的上访诉求是,按政策解决养老保险、辞退补偿和医疗保险。

查军才的答复是,对潘老师等代表的诉求,会跟市政府、人社、劳动、财政等部门商讨怎样解决,并要求潘老师们回各自所在的区县教育局去反映。


2017年9月20日星期三

全国十余省份民代幼教师分别在各地集体上访维权(图)

作者   姚立法

今天(918)全国有黑龙江、内蒙古、河北、广东、辽宁、江西、山西和广西等十余省市自治区被辞退的原民办、代课和幼儿教师数千人,分别在各自省市自治区的省级信访局或是省级教育厅等机关上访维权讨公道。

哈尔滨今天下了小雨,但黑龙江省上访的老师人数至少在两千以上。

河北省的教师上访人数有400多人。政府还特地派车把在教育厅上访的老师们送到省信访厅去。

内蒙古兴安盟前旗今天去了100余位教师到盟公署上访。上午10点有旗和盟教育局、人社局、信访局的共11人接待了上访代表。

全国被辞退的原民办、代课和幼儿教师数以百万计,自1998年以来,他们的上访从未停止过,他们上访的要求主要是解决他们养老生活费过低的问题。

据关注民代幼教师维权的人士讲,临近中共十九大,全国教师"联合行动"维权,以往并不多见。